当前位置:主页 > 澳门六合开奖现场 >

澳门六合开奖现场

《相门毒妃不好惹》堂堂21世纪顶级军医穿越成一个傻子美人

发布日期:2022-01-19 12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今生活在步伐如此忙碌的社会,能躲在被窝里面看一本好的小说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,一茶,一小说,可以享受属于自己独处的时光。可大家难免某一时刻会陷入了书荒的境地,不用担心,今天小编推荐的是:

  短书评:《相门毒妃不好惹》堂堂21世纪顶级军医,穿越成一个傻子美人堂堂21世纪顶级军医,穿越成一个傻子美人,被迫嫁个恶名在外的王爷。 亲生父亲想要将她再次毒傻,姨娘背后的宫中势力想要杀了她,还有王府废院中的秘密…… 传闻她的王爷夫君有吸食人血的癖好,她却只发现一个苦逼男人的苦逼中毒史...

  喜轿中吐血的薛绾猛地睁开了眼睛,一双美眸宛若秋水,眸光潋滟,只是仔细一看,会发现深邃的眸底难掩着精锐。这是哪?薛绾眼波一转,看着眼前的一片红色,而脑袋却一片的沉重。她的记忆停留在上一秒她即将完成任务,却被一道冷枪从背后击中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,如今,这发生了什么事情?突然,一股记忆涌入脑中,瞬间让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她竟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而且附身在此时正嫁人的古代女子身上。这个嫁人的女子和她同一样的名字,名叫薛绾,而她今日的婚事轰动了整个金陵城,让素爱看热闹的金陵城百姓都过来围观。薛绾一想到她此时的遭遇,无奈地扶额,薛绾啊薛绾,你这婚事还真是不好呀,要嫁人的男人,竟然是一个克妻的主——安亲王。安亲王姜戎修虽骁勇善战,却因为本人杀戮太重,小儿听到其名,都啼哭三夜不停,有一高僧断言,安亲王身边人皆受其影响,不得安生,他的前两任王妃证实这点,这两位王妃都没撑过新婚夜就命丧黄泉。薛绾想到这个,撇撇嘴,原主之所以被赐婚,是因为她是一个傻子,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。薛绾暗暗想着,恐怕此时,不少人正猜测着她能不能度过今天吧?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噼哩啪啦的响着,而原本喜庆的鞭炮声瞬间停住,轿子也被放下。“小姐,到安王府了你可得听老奴的吩咐。”喜娘的轻语从轿子外面传到薛绾的耳朵里。薛绾一听,脸色顿时一沉,怎么办,她不想拜堂,她可不是原主薛绾,难道就这样被嫁给一个陌生男人?而这个男人,还是一个危险分子。此时,被薛绾嫌弃的危险分子——安亲王姜戎修正站在王府的大门,他身穿着一身红色的锦袍,然而一身喜庆的衣裳却不能让他脸上沾点喜气。姜戎修相貌在男子当中数一数二的,这俊美俊伦的五官以及高大修成的身材不免让女子脸色羞红,只是,他一双鹰眸流露出冰冷的目光以及他凶神恶煞的名声让人望而却步。而今日大婚的日子,在姜戎修的脸上找不到一丝喜悦的神情,此时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落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花轿。“新娘下轿!”只听到喜娘尖锐的声音大声地叫了起来。喜娘的话语一落下,众人的目光立刻喜轿上。只是过了许久,喜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场面一瞬间变得安静下来。“皇叔,不会是皇婶不敢下轿子吧?不对不对,她还没和皇叔您拜堂呢,怎么算是皇婶呢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一身蓝色的锦袍,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的男子一脸讥笑地看着姜戎修,眼里带着嘲讽,“薛大小姐不会也是一个怂包,听到皇叔的克妻,吓得不敢下轿,皇叔,这薛小姐不会吓死在轿子里面了吧?”姜戎修听到姜煜琛的嘲讽,一脸不为松动,锐利如刀子般的目光投在喜娘的身上。喜娘被姜戎修这道凛然的目光吓得身子一颤,随后想到薛绾是傻子,这傻子估计不知道什么是下轿,于是上前,掀开喜轿的帘子,准备搀扶薛绾下来。只是,这一看,吓得喜娘脸色发青,惊恐地瞪圆了眼睛,“啊”地尖叫了一声,后退跌坐在地上……

  短书评:亡国前,慕容妤是宰相嫡女,锦衣玉食奴仆成群,戴着套粒既金汤匙出生,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。 亡国后,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。 这位镇北王恨她,厌她,不喜她,但她也得承受着,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。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,慕容织汤妤重生了。 回到她明媚的十五岁,这时候,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。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魔保量细数:大小姐教他练武,教他读...

  “小姐,三表少爷叫人送来两匹上好蜀锦,你看喜不喜欢?”丫鬟阿蛮手里捧着丝绸进来,语气高兴。慕容妤怔怔地看着阿蛮。她记得自己是在喝药,姬承玄想要孩子却不去找别人给他生,就非要折腾她。喝完药她有点困就去睡觉,却不想一觉醒来,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?她是刚刚才确定自己重生这件事的,她记得,这时候姬承玄他好像进府了吧?“小姐,你怎么了?人不舒服吗?”阿蛮看小姐这样,连忙放下布匹过来探了探额头。“我没事。”慕容妤摇摇头,为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,端起面前的燕窝银耳红枣汤,每年初秋时节,这都是她必不可少的饮品。这些习惯跟了她一辈子,哪怕亡国后成为镇北王那厮的通房,她也还是依然保持着。“小姐要是有不舒服,就跟奴婢说声,奴婢立马去请太医!”“我没事。”慕容妤不经意般问道:“近来府上可有什么热闹?”“倒是没甚热闹。”阿蛮摇摇头。“没有吗?”慕容妤喃喃道,难道是她记错了?亡国后,她直接沦落成镇北王姬承玄的通房侍妾,有关姬承玄曾在她宰相府的一切,她在脑海里是过了又过。她记得好像就是这个时间段进府的?“去打听一下,看府上有没买奴才进来。”她其实对这一段记忆也没什么印象,她从前不关注这些。可是谁能想得到,在她家的后院,竟还有一条潜蛟,只待那风雨交加之际腾飞化龙?以为小姐想要招新人伺候,阿蛮就听话去问了。很快回来禀告,笑道:“小姐可真是料事如神,还真有,小姐可要出去看看,奴婢叫管事把他们几个都带过来了。”慕容妤自然要见,她不仅要见,她还要把人要到自己院子里来。但不知道为何,竟有点害怕见到他。跟他的那几年,她只有在他没在府上时才能休息,否则除非她来月事,不然就得伺候。后来她才明白,原来他想要个孩子。可她的身子已经坏了根本,就小声提出,叫他去找其他女人。被他吼了一顿,再然后,她就得乖乖喝药了。在他面前,她大声话都不敢说一声,无他,因为这时候在府上,对方不但是身份低贱的犬戎奴,还受了不少苛待。大概是因为长期在他淫威之下,她竟有点怕他。但是想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发生,她又有什么好怕的,他还真敢跟上一辈子那样,动不动就把她抗回卧房不成!做好心理建设,慕容妤才雄赳赳气昂昂地带阿蛮出来。阿蛮有些不明所以看着自家小姐,小姐跟夫人进宫面见娘娘们都没有这样紧张的呀。慕容妤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那的几个新奴,心跳都快了一拍。但是很快她又皱眉了,“就他们?”管事的点头哈腰说道:“回大小姐,今天进府的都在这了。”“是吗。”慕容妤抿抿嘴,是她记错了?“小姐,怎么了?”阿蛮有些担心道。

  短书评:重生一世,欢喜再次来到选驸马的阶段。 想起上一世某人的牺牲,她咬咬牙直接拿鞭子上门求亲。 成亲后日常,“公主,今日就不继续了吧?” 她眸光流转,“不行。” “公主,我们改日再生猴子吧!” 话还没说完,欢喜直接堵住他的嘴。

  欢喜一下睁开眼,入目是雕金嵌玉的棚顶,微微侧头,发现全是一水儿的青碧色纱帐,这是...?欢喜总觉得眼前的一切熟悉的很,挣扎着起身却眼前一黑,一下又跌了回去。脑子里各种记忆如扶影掠过,再睁眼欢喜眼神清明了。她重生了,重生到要选驸马的这一年!欢喜低声呢喃:“原来这是自己曾经的寝宫啊...怪不得这样眼熟,这天水碧落纱还是当年父皇亲自给挑选的呢...也不知道父皇跟皇兄怎么样了......”“公主——”欢喜想的正入神,就被突然地一声尖叫扰断了思绪。应声回头,只见一道人影闪了出去,欢喜也只见到一缕衣角。没一会儿,呼呼啦啦一阵脚步声传来。“我的儿,你可总算是醒来了!父皇都要担心死了...”“阿妹,阿妹!四哥把漂亮衣裳都给你备下了,快快好起来穿上...”“阿妹,你既已醒来,三哥这心也落下了...”欢喜看着身边围着的三个男人,想到自己的前世经历,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滴。“怎么了!?”三个男人哪里见过她这样哭过,急问出声。欢喜只觉得有了发泄口,从无声流泪到低声抽泣再到放声嚎啕,像是要把自己心里所有的委屈哭出来一样。见她这样只顾哭不出声,明德帝急坏了,一声声哄道:“我的小心肝,你是要把父皇的心给哭碎吗?”说着说着,眼圈竟也红了。四皇子独孤玹以为妹妹是为当初的事情的气恼,哄她:“阿妹,你放心,你不想选驸马便不选了,可不许再跳湖了啊”太子独孤珏向来冷静自持,但对自己这个幼妹也是放在心尖上的,也难得哄她“不想嫁便不嫁了,反正有我跟父皇还有阿玹在呢”欢喜一愣,时间过了太久,她太多事已经不记得了。也是他们这样一说,才想起来掉入湖里这事。她十六岁生辰时,父皇昭告天下为她选驸马,她不愿,一气之下就打算假跳河威胁吓唬吓唬他。哪知道雨后湿滑,一个不小心就真的掉湖里了...“父皇......”欢喜一开口,竟然发现自己嗓子干涩的厉害,像是许久没有开过口一般。于是转而问道:“我这是...睡了多久?”哪知道明德帝一听这话,心里更是愧疚了,哽咽道:“欢儿睡了整整一年有余...父皇都没脸去地下见你母后了!”欢喜心里惊讶,呢喃:“不会的,我不信!我不信......”原来这一世跟之前一样,她在十六岁之后就睡了整整一年,在今年才清醒过来。想起来上一世被逼迫到山崖上交出秘籍的时候,还有那个男人……她的心就狠狠地揪在一起。看着床榻上突然脸色苍白,抱着头翻滚挣扎的少女,所有人都懵了,还是太子最先反应过来,冲上去压住痛苦的妹妹,冲外面大喊道:“快去太医院叫人!快去——!!”“胡太医什么情况!?”胡太医收回手,擦擦脑袋上的汗,行礼回话:“小殿下除了长期卧床昏迷有点虚弱外,并无大碍,服用荣生丸将养几日便会恢复”明德帝大怒,呵斥道:“胡闹!公主没事的话,怎么会是这个样子!?”看着床上目光呆滞无神,半点反应也没有的公主,胡太医连忙请罪:“圣上息怒,臣不敢。”心里却憋屈的很,也不住纳罕,这明珠公主昏迷了一年有余,瞧着脸色也是苍白的很,但这脉象,确实是实打实的康健的很,真是奇了怪了......四皇子一拍桌子,暴怒道:“庸医,一群庸医,要是公主好不了,本殿就砍了你们脑袋给公主陪葬!”殿内所有人瞬间吓得跪下,几位太医更是请罪求饶。这边欢喜理清了所有思绪,一回神,就见殿内乱成了一锅粥。吵闹声折腾得欢喜的头更疼了,忍不住出声喝断:“闭嘴!”这突然的一声让原本喧哗的宫殿瞬间安静了,所有人都盯着床榻上出声的少女。欢喜听着耳边终于安静了,满意极了,挣扎着起身后看向明德帝。“父皇,儿臣要选驸马!”“怎么就要选驸马了!?”不止明德帝懵了,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。一年前闹着跳河不选驸马,昏迷一年后醒来就闹着要选驸马了?难道是睡了一觉,想开了!?欢喜找了找当初自己的做作劲头,腿一蹬被子撒娇道:“父皇不疼欢喜了,想当初母后还在的时候,父皇还跟她说要让儿臣做这世上最快乐无忧的公主呢...怎么办,儿臣现在一点都不开心......”上一世的最后,那个男人为了救她,在她的面前死去……她闭了闭眼,很快回神。旁边四皇子独孤玹见自家阿妹恢复,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,见她这样,忍不住低笑出声,从小到大,只要阿妹搬出母后,说出这番‘可怜’的说辞,自家父皇什么都能答应,屡试不爽。果然就见明德帝在一旁扶额叹气道:“行吧行吧,我儿相中哪家青年才俊了,只要不是已经婚娶的,父皇都为你寻了来”。欢喜歪头看向自家父皇,笑嘻嘻出声:“儿臣还没挑呢,不过等各地画像送来,儿臣很快就能选出来了!”太子皱紧眉头出声确认:“阿妹这是还没有心上人,想要看画像挑选驸马?”欢喜轻摇头又快速点点头,心想“自己昏迷一年来,经历的事情实在太过离奇了,说出来除了让父皇跟皇兄们徒添烦恼外,丝毫没有半点好处,说不定还会被当做得了臆症把这事给否了......”于是只能故作不耐烦道:“唠叨死了,唠叨死了,你们要是不答应我,我...我就再睡上个一年半载!”明德帝被她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气了个半死,想要锤死自家这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公主,手高高扬起,但到底是没舍得用力。

  大家觉得这三本小说怎么样?希望大家喜欢,然后多多添加关注和收藏哦,谢谢!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,小编也能看到哦,如果书荒了也可以告诉小编。每天都有好书推荐。关注小编不迷路!官方直降3500元256GB+4800万国产折叠屏手机无奈依

Power by DedeCms